当前位置:首页  >  失信者戒

六下贵州抓“老赖” 挽回损失千万元

发布时间:2016-11-02 来源:都市晨报

拖欠徐工集团机械设备款1000多万,面对法院的传票和判决书置之不理,藏身贵州,将近3年不支付任何工程款。今年7月份,鼓楼分局九里派出所为全面贯彻市公安局“转变作风,服务发展”的理念,六下贵州抓“老赖”,为徐工集团挽回经济损失1000多万元。
 
违背诚信欠款1000多万
 
从2012年开始,贵州省毕节市的彭某通过当地徐工集团的办事处购买了两台价值30多万元的塔吊,按照合同约定,彭某每台塔吊只需首付7万元后,剩下的机械设备款每月还款1万4,分48个月还清尾款。
 
刚开始,彭某每个月都会按时足额偿还欠款。大约4个月后,彭某又通过当地办事处提出了购买要求,这次数量比较大,1台价值43万元的塔吊,以及3台30多万元的塔吊,总共130多万元。由于前期彭某还款及时,这一次合作非常顺利,仅付了少量的首付款就购买到了塔吊;随后,彭某又多次购买塔吊,到2013年下半年,彭某已经购买了20多辆塔吊,欠款金额也达到了600多万元。
 
可是这时,一向“诚信”的彭某却一反常态,不再还款了。据徐工集团工作人员介绍,2013年下半年由原来一个月还款几万元骤降到一个月2000元,还经常不还款,到了2014年干脆没有收到彭某的机械设备款。
 
而就在同年间,来自贵州省安顺市的陈某利用与彭某几乎完全相似的手段,先购买少量的塔吊后积极还款,在取得信任后,大肆购买后不再还款,到2013年下半年,陈某先后购买塔吊十几台,欠款400多万。
 
拒不履行,警方介入调查
 
在迟迟收不到机械设备款,多次与对方沟通无果的情况下,2015年徐工集团将二人告上了法庭,可是对于法院的传票以及法院的判决书,彭某和陈某二人置之不理,根本就不履行法院的判决。为了更好地服务发展,徐州警方介入调查。
 
为了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两人是否具有还款能力,鼓楼分局成立专案组,出差到贵州省毕节市和安顺市摸排调查。
 
通过调查走访,民警发现,彭某以租赁塔吊为主业的公司运营情况良好,在毕节市的很多工地都能看到由彭某租赁的徐工集团的塔吊正在紧张的施工。而且彭某的公司以每台塔吊每月1万多元的价格进行对外租赁,最贵的一台一个月的租金就有2万多元。“还不起账”的彭某出入有豪车,生活非常奢侈。
 
同时,专案组发现每个月彭某公司的账户上都有几十万的资金进入,但是很快这笔刚刚转到公司账上的钱就会被转到彭某以及家属的个人账户中,伪造成公司账户没有钱的假象,专案组基本可以判定彭某具有还款能力。
 
而对陈某的调查中,他的情况与彭某如出一辙。通过四次前往贵州调查的情况,基本可以确定彭某和陈某是故意拖欠工程机械款,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幡然醒悟,愿意配合还款
 
专案组回到徐州迅速把情况进行了总结汇报,按照上级指示,准备对二人进行抓捕。可是没想到,对两人的抓捕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
 
2016年8月的某日,专案组民警通过彻夜守候,将两个要上彭某汽车的人制伏,可是令民警没有想到的是,两个人都不是彭某,去向更是让警方大跌眼镜:彭某被抓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经过与当地警方联系,专案组民警得知,原来彭某不仅欠徐工集团的工程款,同样欠中联集团的工程款,彭某已被当地法院司法拘留了。根据相关规定,此次徐州警方是以刑事案件对彭某实施抓捕,在等级上高于司法拘留,因此彭某被押解回了徐州。
 
3天后,专案组民警第六次来到贵州对陈某进行抓捕。可寻找陈某的过程远没有那么简单,陈某就好像人间消失了一样,无影无踪。通过当地警方的大力配合,专案组民警了解到陈某没有固定的住所,一直在租房居住,最终只能将陈某的藏身之处锁定在方圆3公里的区域内。虽然距离不大,可这是一片城中村,居住密度大,人员复杂,很多出租房都是自家的民房,没有其他的好办法,民警只能逐一排查。
 
一连4天走访调查,没有找到陈某的任何踪迹,抓捕工作陷入僵局。第五天,就在办案民警准备转变策略的时候忽然在一条隐蔽的街角发现一辆熟悉的宝马车,车牌号正是陈某的。没多久,前来开车的陈某被民警一举抓获。
 
在审讯中,两人都交代,自己不还款是因为别人也欠他们的钱,他们心中不甘,彭某说“既然别人能欠我的钱,我为什么不能欠别人的钱。”而他们购买的工程机械远在江苏徐州,他们总认为天高皇帝远,江苏距离贵州那么远,徐工集团也没法成天过来催款,于是才有了当“老赖”的念头。
 
经过初步审理,彭某和陈某都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低估了事态的严重性,并表示愿意积极配合偿还徐工集团的工程机械款。近期,彭某和陈某已被取保候审返回贵州。10月22日,专案组民警与徐工集团的工作人员一道再次前往贵州,对二人的还款情况进行了督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