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领导谈信用

试论工商登记改革背景下企业信用体系建设方向及路径

发布时间:2017-06-13 来源:徐州市工商局副局长 徐永星

市场经济既是法制经济也是信用经济,作为主管市场监管和行政执法的职能部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既有实施企业信用监管的法律依据,又有现实基础和条件。
然而,2013年3月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以下简称《改革方案》)确认了工商登记前置和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等放宽工商登记条件的方案,使得现行工商登记职能即将发生重大转变,并对工商监管等业务提出了新的要求。《改革方案》在确定工商登记制度改革的同时也提出监管的新要求,即“推进商务诚信建设,加强对市场主体、市场活动监督管理,落实监管责任,切实维护市场秩序”。在放宽市场准入条件,弱化事前审批的同时,无疑增加了登记后监管的难度。因此,工商、市场监管部门应把握历史机遇,在企业信用体系建设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勇于担当推进企业信用体系建设的生力军。
一、企业信用是市场经济运行、发展的基础
企业信用主要涉及企业与企业间,以及企业与内部员工、消费者、银行、政府间的信用关系。狭义企业信用是指企业对债务按期还本付息的能力和意愿。广义的企业信用还包括企业是否遵守工商、税务、海关等部门的相关法规,履行商业合同,偿还负债等方面的情况。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信用作为企业重要的无形资产,是企业市场竞争力的重要标志。
现代社会中,信用已不仅仅局限于道德层面,它已经成为基本的法律原则。比如,我国《民法通则》中规定:“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合同法》中要求“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广告法》中规定:“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从事广告活动,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遵循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既然赋予信用以法律内涵,就必须从法律层面对失信行为进行约束,维护诚实信用的社会环境。
二、工商登记改革背景下企业信用监管面临的问题
工商登记改革的目标在于推进市场准入便利化。但个别改革举措可能会对企业信用监管产生一定影响,如:商事主体和经营资格登记相分离,注册资本改为认缴制,年检验照制改为年度报告制,取消经营范围登记,企业住所和经营场所分离等。
(一)商事主体和经营资格登记相分离的影响。我国现行登记制度是以“营业执照”为中心,主体资格和经营资格相捆绑的登记制度。商事主体从事经营活动,无论其经营范围属于一般经营项目还是特许经营项目,都必须先将拟从事的经营范围申请登记在营业执照上。工商登记改革后,商事主体取得工商登记注册,即具有商事主体资格和一般项目经营资格,同时具有公示登记信息的功能,以及对抗第三人的效力。
我市启动“一照一码”、“三证合一”改革措施以来,企业办事时限由过去的20余个工作日缩短至3-5个工作日,极大激发了企业群众创业热情,各类市场主体迅猛发展。仅今年上半年,全市就新增内资企业1451  、新增注册资本133.87亿元 ;新增私营企业14630户、新增注册资本 502.68亿元;新增个体工商户29348户、新增资金数额36.75亿元。与此同时,工商企业信用监管也出现了一定问题:
1.盲目注册放大了企业失信的风险。企业数量的井喷并不必然带来经济的良性发展。一些创业者在新政的激励下没有进行准确定位就注册了公司,在竞争中很可能遭到淘汰,随即产生无法履行债务等企业信用危机。
2.注册的“任性”降低了企业经营决策的严肃性。注册公司变得容易,诱使企业对于经营中出现的债务处理、清算核销、依法注销等问题视而不见甚至不管不顾,继而影响企业信用。
(二)注册资本改为认缴制的影响。注册资本实缴登记改为认缴登记后,出资额、出资时间、方式等均由股东约定,并记载于公司章程,登记时无需提交验资文件,营业执照上不再记载实收资本。理论上一块钱也能办公司,新政将使广大创业者直接受益。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也存在一定的风险:
1.注册资本保障交易安全的功能灭失。即使通过注册部门能够查到股东认缴的出资额,但在还未实际出资的情况下,仍会使部分债权人无法认定公司的偿债能力。
2.企业交易成本增加。资本认缴后,债权人可能出于安全考虑,在交易时要求找大公司、大股东担保,反而加重了企业负担。
3.企业偿债能力有限,信用受损。一些资金实力不足的创业者,为了获得较强的市场竞争力而盲目抬高认缴资本,遭遇损失后缺乏偿债能力,导致信用受损。
(三)年检验照制改为年度报告制的影响。企业《年度报告书》是企业向登记机关申报上一年度的到位注册资金、资产负债、经营情况等基本信息。登记机关不审查年报内容,只是提供信息平台公示年报提交情况。实施年度报告制后,减轻了登记机关的检查压力,转而由各商事主体自身对其申报的年度报告书的真实性负责。由此可能产生的问题是:因为登记机关对企业提交的《年度报告书》会在信息公示平台予以公示,又没有了监管部门对报告进行审查,一些企业可能为了维护企业声誉、提升社会影响而篡改重要数据、提供不实报告,进而影响整个社会的诚信环境。
(四)取消经营范围登记的影响。企业经营范围是企业向登记机关申请登记的事项之一。我国现行企业经营范围登记制度基本框架形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计划经济时期,许可主义色彩浓厚。取消经营范围登记是将经营范围由许可主义向准则主义过渡,将公司的经营范围的决定权交还给了股东。
取消经营范围登记无疑将增加企业经营自主权,增强企业活力,但也可能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须经许可审批才能从事许可项目经营活动的行业。改革前无法取得许可的企业也无法取得营业执照,导致无照经营;改革后无法取得许可的企业也可以取得营业执照,导致的是无证经营。监管主体也由工商部门变成相应许可部门。一些企业可能基于以往经验,在取得营业执照后就顺理成章地开展经营活动,而不办理相关许可,或者在无法取得许可的情况下依旧从事许可项目的经营。
(五)企业住所和经营场所分离的影响。现行登记规定对于企业住所的要求较为严格,本次改革可以缓解以往严格的住所审批制带来的场地资源利用效率低下等问题,降低投资成本,也促成了一部分无照经营的企业转为有照经营。但问题由此而来:
1.允许一个地点注册多家企业即“一址多照”,可能导致众多企业为节约租房成本而共用一个住所,催生大量“空壳”公司。
2.允许一个企业的多个经营场所实行备案制即“一照多址”,对于跨区经营的企业,备案地工商部门对企业日常监管及相关信息的核实较为不易。
三、完善企业信用体系建设的思考
近年来,工商部门一直致力于企业信用体系建设,开展了经济户口管理实践,推行了企业分类监管制度,但在当前改革背景下仍有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
(一)由传统监管方式向企业信用监管转变。企业信用管理体系包括企业内部的信用管理和政府对企业的信用管理,工商行政管理体现了政府对企业的信用管理,也即企业外部信用管理。在工商登记“宽进严管”的改革理念下,企业的注册变得简单,表面上看甚至弱化了工商部门对企业的监管。企业信用体系建设就是工商部门管理企业的另一种方法,而且是更为合理的方法。从目前的实践来看,建立随机抽取被检查对象,随机选派检查人员的“双随机”抽查机制,是较为科学、有效和合理的方法。李克强总理曾讲,建立“双随机”抽查机制,意味着每个市场主体的头上都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企业必须增强守法自觉性。推进随机抽查与社会信用体系相衔接,将随机抽查结果纳入市场主体的社会信用记录,让失信者“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二)加快企业信用公示平台建设。建设好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是深化商事制度改革的重要内容,是国务院赋予工商、市场监管部门的重要职责,也是构建以信用为核心的新型监管模式的重要基础。该系统的建设,为企业发展、政府监管和社会共治提供更加全面、准确、及时的企业信息服务,有助于更好发挥市场评价机制作用,促进全社会“一处违法、处处受限”信用约束机制的形成,进一步夯实信用这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础桩。目前,国家工商总局已经启用了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平台。平台基于工商数据而建立,以电子营业执照为载体,整合经营主体的登记、许可和日常管理及其5它信用信息,并基于经济活动的广泛性和跨地域性,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联网查询。企业记录良好,在社会上诚信度就高;企业在一处出现信用污点,在各地都会受到监控,真正形成市场主体“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机制,推动市场主体自律自治。
(三)推动部门间企业信用信息共享。我国对企业信用及其他经营行为的记录分散在工商、税务、公安、海关、质监、劳动、银行等不同部门中,但由于缺少协作机制,部门之间掌握的信用信息没有实现共享。工商部门和其他部门的信用评价活动始终处于各自为政的状态,尚未形成一个互通互联的网络体系,既难以形成完整的信用记录,也无法进行有效监督。而对个人经济信用的记录、监督,目前几乎为空白,这不仅影响了个人消费信用的发展,同时也无法为企业和社会评价个人承担社会经济责任能力提供依据。早日建成各部门信息互通机制,可以将企业信用信息发到同一个网上,每个部门都有专人对网站信息及时更新,打开公示网查询到某个企业时,该企业的各种登记信息、资质、资产、用工以及违法信息都一目了然,这样一方面可以为企业间订立合同提供参考,另一方面也对企业形成约束,督促其诚信经营。
(四)加强企业信用信息采集。全面采集企业各类信用信息,主要包括:1.企业身份信息。包括企业名称、注册号、住所、经营场所、法定代表人/负责人、企业类型、经营范围、许可证类型和期限、注册资本、经营期限、成立日期等。2.企业经营信息。包括银行帐户、信贷情况、投资方式、投资额及比例、债权债务情况、资质等级、财务状况、纳税情况、用工情况、社保缴纳情况等。3.政府监管信息。包括工商年检情况,企业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受到行政机关表彰、授予的光荣称号,消费者投诉及举报,因违法行为受到行政处罚或者企业法定代表人、高管的刑事处罚记录,民事、刑事、行政诉讼判决或裁定,商事仲裁决记录等。4.其他相关信息。包括信息采集部门认为对企业信用产生影响的其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