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诚信价值

徐州“诚信父子”感动网友 背后藏着一个隐瞒17年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7-04-05 来源:交汇点

 这是一个关于诚信的故事。一对来自邳州的父子,远赴上海求医,孩子病愈出院时,他们却再无力支付欠下的医药费,他们只能留下一张欠条返回老家,医院坦言“对欠款并不抱太大希望”。然而,半年之后,父子俩拿到了医保报销款,就立刻坐火车回到上海,将欠款全部结清。
 
  这又不单是一个诚信的故事。18年来,为了给孩子治病,父亲背着孩子,四处求医问药,整个家庭一贫如洗。父亲说,他活着就是为了让孩子好起来。而孩子在去上海治疗前,从志愿者口中,意外得知了父亲隐瞒多年的秘密:他并不是父亲亲生的孩子。在出生时,他因病曾被多次遗弃,最后是父亲坚持要将他留在家里。
 
  父子俩的举动感动了上海医院,在当地被网友刷屏,称作“诚信父子”。父亲却告诉记者,他的行为谈不上诚信,“医院救了孩子命,我怎能够辜负人家”。而对于孩子的身世,父亲说:“我本打算瞒他一辈子,现在孩子意外知道了,可是我还会跟他说‘你就是我亲生的儿子’。 ”
 
  欠条
 
  这对父子家住邳州市运河街道李口社区,父亲李全士64岁,儿子李恩典18岁。
 
  3月16日,在上海市东方医院南院,心外科主任冯晓东意外撞见了这对父子,他形容自己当时“吃了两惊”。“李恩典变胖了,变帅了,我一下子都没认出来。”冯晓东随后得知,父子这次来上海,是专门还欠款的,“我当时又吃了一惊”。
 
  冯晓东还记得去年9月,父子俩刚到医院的情形。“孩子特别瘦,颧骨凸出,脸色也不好,还喘的厉害”,医院对其诊断为:复杂性先心病、房间隔缺损、肺动脉高压,心功能II级,三尖瓣关闭不全(重度)。“患者因长期畸形,心脏已呈现心内膜垫缺损。”冯晓东说,患者病情很重,只有通过外科手术才能治愈,但风险也非常大。
 
  手术治疗的费用很高,李全士当时只带了2万多元,这些钱还是老家的亲戚朋友、志愿者帮忙凑的。冯晓东当时向医院社工部反映了情况,希望能帮助这家人申请到慈善医疗救助基金。同时,医院也开始为患者准备治疗方案。
 
  父子俩得到了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李恩典随后的手术也很成功,到了10月下旬,他已经具备了出院条件。然而,在当地红十字会、医院社工部的帮助下,李恩典治疗费用已经得到了不少减免,最后的总费用账单仍然在7万多元。社工部为患者筹集了2万多元善款,加上李全士带来的2万多元,最后仍然有3万2千多元欠款。
 
  东方医院社工部的吴主任告诉记者,社工部也设立慈善医疗救助基金,帮助那些贫困患者。但慈善基金的使用有规范,按照往常的做法,社工部会跟患者当地村镇政府部门沟通,掌握当地新农合报销政策,在听取捐助人意见的基础上,给出最合理的慈善资助方案。“这套做法本意也是为了保证善款花在刀刃上。”
 
  医院跟父子解释,他们可以在医疗报销款到账后,再回到医院结清费用。李全士说,他当时非常感动,医院不仅救了孩子的命,还选择了相信他。
 
10月25日,父子俩出院,他们只留下了一张欠条,上面写明:承诺欠款经医保报销后,于2017年4月30日前还清。
 
还钱
 
李口社区位于邳州市区解放路附近,李全士的家就在一处破旧的宅院里,见到李恩典时,他正坐在床边跟父亲说话,小伙1999年出生,梳着一个帅气的发型。
 
半年前,李恩典可不是这幅模样。“那时候特别瘦,只有70多斤,脸很吓人”,小伙告诉记者,他不能干一点重活,否则就会喘不过来气,胸口也疼得厉害。从上海出院后,他觉得自己“气特别顺”,整个身体都感觉不一样了。
 
父亲李全士同样觉得“顺畅”,他说那是因为“还了钱”。
 
李全士告诉记者,刚离开上海时,父子俩并不“顺畅”。他们不了解医保政策,不知道能不能报销医疗费,报多少钱,什么时候拿到。“我们还欠着医院这么多钱,怎么能安心呢?”好在李口社区、运河街道知道了他们的情况后,积极帮助他们协调、办理,在3月份,李全士就拿到了报销款,总计报销金额为医疗费的50%,有3万多元。
 
拿到了这笔钱,李全士这才放心,做了一点准备后,他就到了火车站买票。父子俩乘坐的是夜班的火车上,第二天上午就到了上海,3万多元的现金就装在了身上。到了上海,李全士担心钱不安全,狠狠心坐了出租车,一共80多元出租车车费,“钱都还给了医院,我的心事才算了了”。
 
还完了医院欠款,家里又没了积蓄,李全士说,当初自己带的2万多元都是亲戚、朋友凑的,也有一些志愿者帮忙募集,接下来,他还要存一点钱。为了给孩子看病,这些年家里也欠下了一点债务。他接下来目标就是将这些欠款逐一还清,“孩子病好了,我就觉得日子有盼头了”。
 
李全士父子的行为,让上海东方医院感动不已。该院社工部的吴主任坦言,当初父子俩离开医院时,虽然留下了借条,但是他们对欠款并不抱太大希望。没想到,还没到欠条上注明的还款日期后,父子俩就专门到了医院,尤其是得知了李家的经济条件后,医院的医护人员都深受感动。记者了解到,当地媒体曾报道了父子俩的事迹,随后在上海被网友刷屏。
 
父子
 
邻居说,李恩典出院后,李全士天天脸上都是挂着笑的。
 
李全士是在1984年搬到李口村(现为李口社区)。在李恩典6岁时,他的母亲因为忍受不了贫困的生活,离开了这个家庭。李全士还有一个小儿子,比哥哥小一岁,现在当地一所技校上学。
 
 邻居说,李恩典是在父亲的背上长大的。因为身体原因,李恩典平时走上几步都会喘得厉害,平时外出都是父亲背着他。为了给孩子看病,李全士四处求医,很多医院都以病情过重为由,拒绝了治疗。
 
 因为病情,李恩典只上了一段时间小学就被迫退学回家。在小的时候,感冒发烧就是家常便饭,李全士都是背着孩子到小诊所看病、取药。三四年前,李恩典病情突然加重,有时他会突然晕倒,曾出现过两次呼吸全无。幸亏李全士当时都在身边,两次送孩子抢救,捡回了命。
 
    多年来,李全士都是在家门口找工作,保洁工、绿化工、搬砖工,他一边要顾着能经常回家查看孩子,一边尽可能增加一点收入。家里的住房是三间砖瓦房,有30多年历史了,屋里面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在院子里、房间里,到处都堆放着各种杂物,这些都是李全士打零工时,捡拾的一些废旧品,每过几天他就要去废品收购站一趟,贴补一点家用。
 
在2008年,运河街道就为李家办了低保。现在,每个月李全士能领到近800元的低保金,加上他自己目前环卫工的1200元收入,他要应付大儿子的药品费和小儿子的学费。尽管如此,李全士还是想方设法存一点积蓄,他还惦记着已经所剩不多的债务。
 
多年来,志愿者也对李家提供不少帮助。李恩典的抵抗力很差,动不动就会感冒发烧,志愿者在他的房间内装上了一台空调。李全士也总是用他的办法,回报别人的帮助。他把自己的房间腾出来,给志愿者们做了活动室。
 
秘密
 
在去上海求医前,李全士第一次跟志愿者们发了火,李恩典才第一次知道了一个隐瞒了17年的秘密。原来,他并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而是17年前母亲从福利院抱回来的。
 
李全士仍然不愿在儿子面前提及往事,他拉记者到一边,讲述了当年的事。17年前,李恩典出生时,身体就出现了异常,随后他被遗弃在路边。被路人送到福利院后,曾有一户家庭将他抱回家,但是襁褓中李恩典总是不断在生病,该家庭很快又将孩子送回福利院。李全士的妻子当时不了解孩子病情,一次到福利院后,提出要收养孩子。很快,李全士和妻子都发现了孩子的异常,几次生病后,妻子也退缩了,提出要送还给福利院,李全士不同意。“既然抱回家,就是自己的儿子了,怎么能够送回去。”
 
多年来,李全士对李恩典付出的感情远远超过自己的小儿子,他还特意给孩子起名“恩典”。李全士再三嘱咐邻居们,不能透露孩子的身世,“至少要等他成家以后”。邻居们对李全士的付出都看在眼里,他们常说“大儿子老李都是背的,小儿子从来都是搀着的”。
 
因为很多人都知道李恩典的身世,李全士总是不放心,除了邻居,他还嘱咐过很多志愿者,好在儿子平时大部分时间在家里,这个秘密也顺利的保守了17年。
 
可是,邻居、志愿者们也免不了议论此事,在到上海求医前,几名志愿者在闲聊时,李恩典到了旁边,有志愿者以为他知道身世,脱口说了几句。当天晚上,李恩典询问父亲,李全士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儿子。第二天,从没有跟志愿者红过脸的李全士第一次发了火,事后,有志愿者劝他,孩子马上就要18岁了,有权知道自己的身世。李全士说:“现在孩子虽然知道了这件事,但我只会跟他说,‘我是你的父亲,你就是我的亲儿子’”。